馬年央視春晚舞臺上,Yif的魔術表演震撼全場。這個從小有些自閉,在異國長大的男孩平時是那麼安靜,讓人想去保護他;可一旦進入魔幻的世界,他就是氣場強大的王者,讓你不由自主地跟隨。許川對話Yif,帶您走進他的魔幻世界。
  魔術 為內向的中國男孩開啟神奇世界
  許川:小時候的Yif就光芒四射嗎?
  Yif:我小時候很內向,應該說比內向更嚴重。我是北京男孩,但是我從小在法國長大,從小在巴黎郊區的一個貧民區成長,那裡有很多的白人、黑人、阿拉伯人,我是我們小區里唯一一個亞洲人。在九十年代,他們從來沒有見過亞洲人,更沒見過華人,有一些種族歧視,所以導致我七八歲的時候非常內向、非常沒有自信。
  許川:父母親有沒有給你一些引導?
  Yif:我家庭是比較傳統的中國教育,回到家爸媽會告訴我:你的不同是你的優勢。他們告訴我很幸運從小就可以回到家講中文,出門法語。他說你未來的優勢有多大,對中歐關係發展、以後做生意什麼的都是很大的優勢。他們會用這樣的方式來告訴我。
  許川:你第一次看魔術表演是在什麼地方?
  Yif:那是我七歲半的時候,在百貨商場看到一個中年人拿一枚五法郎的硬幣(大概比人民幣一塊錢要大一倍)。他把硬幣放在手上,捏一捏,手一打開硬幣就消失不存在了。對當時的我來說那是一個魔法,一個不可思議的世界在我眼前發生。
  許川:這枚神奇的硬幣給你帶來什麼?
  Yif:一開始給我帶來了出路,在我很沒有自信、很自閉的年紀我找到一樣可以做的事情,那就是學魔術。學魔術是自己在自己的房間裡面,可以從自己的第一本魔術教材開始學習。本來我是一個很不自信、很不會講話的人,但是我現在不需要講話了,在課堂上做一些東西自然會引起一些同學圍著我來看、來問,當時對我來說這是一種補救。
  魔術是殘酷的職業 春晚是“一秒鐘的問題”
  許川:你這麼年輕,第一次站到央視春晚的舞臺上會不會緊張?
  Yif:春晚確實是我人生最緊張的一次。在表演之前的10秒,當張國立老師介紹我的時候,當時是現場直播,我就知道還有10秒就是我了,就在想會有幾億雙眼睛在那個時候盯著你的手。表演魔術本身就是有危險的一件事情,這次春晚我選擇的三套表演都是很危險的。
  許川:危險在哪裡?
  Yif:最危險的那套表演就是今年春晚的第一套節目《變錢》,《變錢》對魔術師手法的技術要求很高,手多一點汗和稍微有一點緊張,大拇指少放鬆半毫米可能那張鈔票就變不了下一張。
  許川:你有沒有想過,萬一手心出汗錢捏不出來怎麼辦?
  Yif:只能繼續下去,沒有別的選擇。魔術師是蠻殘酷的職業。如果是歌手或者舞蹈演員,唱歌卡音卡一秒沒有什麼,但是魔術師只要卡一秒,出了一點點瑕疵,在網絡時代會被人放大。
  許川:今年春晚的表演有這樣的問題嗎?
  Yif:今年的春晚確實是出了一秒這樣的問題。
  許川:是哪裡出了問題?
  Yif:具體哪裡出了問題我不能講,因為這是關於魔術的秘密。它算是一個意外,那時候沒有太多魔術手法的技術問題,完全是一個沒想到會發生的意外。
  許川:但是你後面hold住了。
  Yif:肯定要的,因為是現場直播。當時只是在我表演的第二段,後面還有第三段。當出了問題時我全身冒冷汗,於是我走向觀眾,因為我看當我變出麵包的時候,觀眾都是掌聲加歡呼,他們可能沒有看到什麼瑕疵。其實那個瑕疵只有一秒,但是被鏡頭放得很大。
  許川:很多人會講Yif的表演有瑕疵,這樣的話會傷到你嗎?
  Yif:大多數不會,因為我覺得網絡時代就是這樣,不管是歌手、演員還是魔術師其實都一樣。以前我們在劇場裡面表演,演完了沒有那麼快得到觀眾的反饋。在網絡時代最大的好處就是你的一個作品出去,你能立刻知道大眾真心的想法是什麼。有人喜歡你有人不喜歡你,我覺得這是很好的事情,對任何一個藝術表演者是一個很好的自我探討的平臺。
  魔術的意義 超越技術的震撼和感動
  許川:你如何讓你的魔術變得與眾不同呢?
  Yif:我沒有想太多讓我的魔術變得與眾不同,我只希望我的魔術能有意義,有價值。
  許川:這個概念我還是第一次聽到,以前我們會說一個表演逗樂、好笑、有故事。有意義的魔術是什麼樣的魔術?
  Yif:我覺得在20世紀有電影之前,魔術是傳達感情的一種很好的渠道。當時在沒有電影的時候,魔術是可以充滿感情、充滿故事的,因為魔術其實就是可以在你的眼前製造出只有夢裡才能看到的畫面,而如果你在這畫面里真正輸入一些童年的感情或者其他的一些東西,你就能製造一些記憶點。這些記憶點如果能打動觀眾,給他們帶來一些力量、能量或者影響他的生活態度,我覺得就會變得有價值。
  許川:你說這一點我特別有感觸,你在《快樂大本營》上表演的時候,居然把幾位主持人都弄哭了,謝娜哭成那樣。你是怎麼做到的?
  Yif:我真心覺得人都是感性的,再大大咧咧的大老爺們看到他第一個孩子的時候,他也會感動。我覺得魔術就是製造這種感覺,你看到一個不可思議的東西時,你理性的一面已經被打破了。人的理性防護殼破裂時是人最脆弱的時候,觀眾會覺得自己找不到平衡點了,因為已經受到了震撼。如果這時我們可以植入一些打動人心,真正為對方設計的一些情感。
  許川:超越技術層面的?
  Yif:是的。在《快樂大本營》現場的這個魔術當時已經震撼到主持人了。我又告訴他們幾個主持人在做的事情其實是偉大的,因為你們所製造的快樂過一百年、一千年、一萬年大家還會記得。震撼加情感,這兩個東西的高峰點碰撞到一起確實是可以製造出真正的感動。
  為夢想而活
  許川:Yif大學的專業是工商管理。
  Yif:對,我是商學院畢業的。當時我選了一條比較冒險的路,走這條路這兩年半來有過很多的挫折,因為有很多事情都是自己不懂的,自己慢慢一步一步的走。
  許川:未來還會繼續在魔術這條路上發展嗎?
  Yif:我愛魔術已經快20年了,我覺得我的人生已經離不開魔術了。有些人用windows、蘋果電腦,我的腦子裡的都是魔術系統。
  許川: Yif你覺得人為什麼要活著呢?
  Yif:這是我自己從小最常問自己的一個問題,我很愛跟自己聊天,我不知道因為是雙魚座還是別的,自己總是問自己為什麼活著,為什麼每天早上6點鐘起床,為什麼每天晚上3點不睡覺繼續在練魔術,我覺得我們活著都是為了自己的夢想,我認為每一個人都有夢想,只是有一些人可能不敢邁出第一步。
  許川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主持人
  他的訪談節目《高速會客廳》每周一到周六16-17點就在FM99.6中國高速公路交通廣播  (原標題:許川對話魔術師Yif:我的魔幻世界)
創作者介紹

九份民宿

gj23gjhnt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